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更多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所有分类

© 2005-2016  老师对武警战士的突然离去没有太多的费神判断在她看来自己是个不吉祥的人没有再爱的权利了离开自己对彼此都是最明智的选择。特别意外的是当心灵和身躯近似麻木的老师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迎候她的是一张黧黑憨厚的笑脸老师仔细一看高高的个子穿着便装是消失了一年之久看守过自己的那个蒙古族武警战士。   很久没流过眼泪的老师泪腺开始决堤了失态地扑在有很浓烟草味道的怀抱里放声痛哭起来。要知道自从老师服刑以来怕受牵连的家人都和她失去了联系就在她出来不知道身去何处的时候武警战士救命稻草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没有想也没问武警战士家在哪里领着自己将要去哪里有人能收留自己,就是到天涯海角老师也已经很满足了,还有什么地方能比监狱还难过呢经过几天火车汽车的颠簸,老师跟着叫巴特尔的武警战士来到一个四周是沙漠中间是草原的一个没有通电的牧区。老师这才知道因为自己巴特尔复原回到了家乡在乡派出所上班。新盖的三间砖房是用巴特尔的复员费盖的这在大都是土坯房的营子里面显得很特殊。巴特尔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老人不懂汉语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看见儿子领回来一个文静漂亮的汉族姑娘宠爱儿子的老母亲和所有的乡亲们一样露出了不理解和无奈的神情。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